AB模版网

hg0088皇冠注册

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慢生活 >

自贡现百年石碑 刻满昔日盐商情诗

发布时间:2018-08-21编辑:采集侠浏览(

    不久前,在市公安局工作的何志刚与盐史专家宋良曦的一次偶遇,竟碰撞出了一段凄美的历史。对人文历史有特殊情结的何志刚告诉宋良曦,搬迁后的五云村看守所里,遗留了两块石碑,可能有文物价值。

    随后,宋良曦联系了市盐业历史博物馆,并组织专业研究人员到现场勘察。发现这两块有103年历史的石碑,其中一块是自贡盐商四大家之一的李家,李四友堂总办李星桥写给亡妾雷氏的悼亡诗26首,情真意切,凄美动人。

    看守所里有两块“特殊”石碑

    “我是去年从一位支队长那里听说,有两块石碑在看守所里。 因为我们都知道五云村看守所的地址以前是一盐商大户,可能跟这个家族有关。”公安系统一位廖副支队长告诉记者,一次去看守所检查枪支,廖副支队在看守所看到了两块竖立在围墙边的石碑,其中一块石碑能清楚地看到字迹,另外一块碑面模糊不清。当时,廖副支队长就嘱咐看守所要加以保护。关于这块石碑的话题也开始在公安系统内不胫而走。

    何志刚作为公安系统的工作人员,对人文历史有特殊的情节。早在五云村看守所没有搬迁前,就听看守所的同事说,有刻字的石碑在看守所里。 “当时想,反正碑在看守所里,很安全。后来搬迁,我想到这个碑不能被破坏了。”何志刚多次去搬迁现场,并嘱咐现场工人特别不能碰这两块碑。1月13日,何志刚联系了市盐业历史博物馆以及专业人士前来勘察。

    103年前的诗碑  写给亡妾寄哀思

    记者在盐业历史博物馆看到了两块石碑,为了保护碑文,记者无法直观地看到碑文字样,但从缝隙处能看到清洗过后的其中一块石碑,上面的红色字体非常清晰。经过博物馆工作人员现场丈量,碑高179厘米,碑宽86厘米。碑面文字从右至左竖刻,楷书。“但不是李星桥的手笔,应该是找工匠所刻,但碑文内容为李星桥所著。”宋良曦告诉记者。

    宋良曦称,碑文总体来说,保存完好,有部分碑体下方的文字模糊不清,碑面从右开始题有:“雷氏侧室故悼亡诗二十六首”落款为:“李五郎星桥作于五云村 光绪三十四年 ”。

    从内容来看,全部诗篇记录了李星桥和雷氏相识、相恋、相知的过程,直到雷氏病逝,李星桥笔下寄托无限哀思。“这位雷氏跟李星桥相识的时候,应该是李星桥20岁时,李四友堂债台高筑,他需要振兴家族的时期,而这位侧室,是在他最艰难的时候与他共患难的夫妻。也可以从诗中看到李四友堂的兴衰成败。”宋良曦说。

    现场经宋良曦仔细分辨,认出石碑上部分诗词内容,其中表现初次相识——“两家杨柳依一溪烟,间探梅花十载前。寻得风流仙品格,相思从此梦魂牵。” 相恋—— “数年岁月眼将穿,红叶新诗久不传。待到梅开佳节日,鸳鸯帐里话姻缘。”相知——“债台高筑不胜愁,谁与同心巧出谋。可○首艾奴相○事,全凭女将战渝州。” 离别——“灵堂诉别哭声哗,死后遥遥去路赊。莫道今宵缘已尽,他生重结并头花。”(断句标点为宋良曦所注。〇为模糊字样)

    还原盐商生活具有重要意义

    对于刚搬到盐业历史博物馆的这两件“宝贝”,馆长宋青山很是高兴。宋青山馆长告诉记者,在过去盐业史研究中,自贡历代盐商很少有诗作留下,而诗碑更是凤毛麟角了。李星桥的这二十六首悼亡诗,可以说意义非常,也很罕见。

    对于这两块石碑的发现,不仅丰富了自贡盐业历史博物馆的馆藏,对博物馆进一步打造展出形式提供了重要实物。宋青山称,博物馆将进行体系化建设,其中就将展出盐商人文方面的内容,通过大量收藏的物件资料,还原盐商的生活,所以,这两块石碑的出现具有很重要的意义。

    对于两块石碑的具体情况,有关专家还将进行进一步的解读、定性和评估。本报也将继续关注。

    关于李星桥

    李四友堂是自贡地区最早出现的盐业大家族之一。它自清道光年间至民国,百年的兴衰史,表现了自贡盐业生产发展各个阶段和所经历的过程,在自贡盐业史上占有相当地位。’李星桥是李四友堂家族重要历史时期——清光绪二十五年(1899年)到宣统末年(1911年)的中兴时期的总办。

    李星桥20岁力主自荐担任堂内总办,声言要负重责,排万难,力挽李四友堂家族衰败颓势。因为从1891年开始,四友堂盐业经营急剧亏空:火井和水井停推50余口,占总井数一半以上,卤笕由原来每天过水三千余担降至六七百担,在重庆、綦江、仁怀等地的盐号负债累累,行将破产。整个家族盐业经济一塌糊涂。